上海疫情封锁,为何最“受伤”的是苹果?

日期:2022-05-07 作者:润欣科技 返回列表

苹果在中国的供应链有其代表性,长期以来,这是中国作为劳动力和装配来源的全球角色的象征,但受到上海和邻近省份严格封锁的严重打击,这增加了这家美国科技巨头可能加速其业务从中国转移的风险。


一个月前,深圳疫情严峻,富士康在当地45万人的厂区被迫停产。为了保证iPhone生产线的正常供货,郭台铭心急火燎,他终于意识到,设法把部分生产转移到其他工厂,成了应对突发事件最急迫的出路。


刚过去的4月11日,苹果高调宣布携手富士康在印度正式投产iPhone 13智能手机。为了能减少对大陆市场的生产依赖,也为了能在金主苹果的代工业务上不掉链子,郭台铭还是选择了将更多生产线搬向印度和越难,哪怕那里的生产效率还不如大陆。


这是供应链重构的无奈之举,就在上海“封锁”的艰难时刻,苹果就跟着栽了一个大跟头。


从3月下旬开始,苹果因中国疫情遭遇供应链危机的消息就屡见报端,这家科技巨头或将成为疫情封锁“受伤”最为严重的公司之一,其重挫不只是供应链导致的生产缩水,还将直接影响最近几个月的销量与市场份额。



“果链”迎来大考

《日本经济新闻》最近做了简单统计,苹果在全球累计共有近200家顶级供应商,其中有一半在上海及其周边地区设有生产工厂。其中,有70多家公司在江苏省内,大部分位于昆山和苏州,另有约30家位于上海。


苹果的供应商名单通常每年更新一次,从iPhone到iPad制造,覆盖了这家科技巨鳄在材料、制造和组装领域高达98%的费用支出。有意思的是,其2021年最新发布的版本重点强调了上海扮演的关键角色,由此可见,长三角地区的正常运转对苹果供应链已越来越重要。


与长三角地区的深度绑定,苹果在奥密克戎病毒相关的城市封锁中吃够了苦头。友达光电总裁彭双浪对台湾媒体表示,上海这一轮疫情封闭的负面影响,要比台湾之前的大规模停电事件严重得多,因为涉及到更广阔的供应链,其破坏力已不再聚焦于某个行业或公司。


1.jpg


除了苹果,友达目前主要为惠普、戴尔、华硕和特斯拉等大客户供货,在昆山和苏州均设有生产基地。按照总裁彭双浪的预估,该公司恢复正常生产至少还需要一个季度,很多非常基本的材料、如纸箱等面临严重短缺,运送这些材料和部件的卡车司机也因封锁无法正常归位。


电源管理解决方案制造商台达电子已被列入苏州的复产白名单,但是该公司首席执行官程平接受采访时表示,最坏的情况是,其4月份的产量可能下降20%。唯一的解决方式,是让5月和6月的生产抵消4月份的冲击,但这将取决于苏州地区的供应商恢复生产的进度。


路透社曾在月初撰文分析,苹果旗舰笔记本电脑的交付时间或将因疫情大幅延长,且麻烦主要来自供应商。目前,苹果的主要代工供应商分别为纬创、仁宝、和硕、广达以及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等,这些公司直接决定了“果链”的正常运转。


和硕、广达、仁宝等供应商均在4月上旬相继宣布停工,立讯精密的昆山工厂也将通过实施“闭环管理”维持运营,将一线员工的生活范围限制在工厂之内。富士康电子工业是富士康旗下的精密零组件供货商,总部位于江苏昆山,月前也只能保持一家当地工厂的闭环运转,以60%的产能维持运行。


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近日发推文透露了一组数据,MacBook Pro的交付时间将因疫情延长3-5周左右。


3.jpg


台湾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( Financial Supervisory Commission )统计,目前至少已有161家台湾上市公司在昆山和上海出现停工情况,电子零件生产商又占大多数。


销售额,80亿美元重创

Counterpoint Research分析师Ivan Lam表示,封锁不仅会影响供应和生产,还会影响苹果在终端市场的购买需求。


一直以来,苹果与中国的密切联系主要靠两大“纽带”,一方面,中国目前是苹果最为理想的装配中心,这要得益于基础设施、劳动力和高效物流的优势;另一方面,中国依旧是苹果第二大单一市场,正因为此,疫情的影响极有可能对其全球销量和业绩造成负面冲击。


苹果究竟在这场疫情中遭受多少损失?答案或许暂时很难量化,但该公司首席财务官Luca Maestri在上周的一次电话会议上表示,与上海相关的封锁和芯片短缺,将使苹果第二季度的收入直接减少80亿美元。


2.jpg


最让苹果焦虑的是,由于封锁,中国消费者的购买需求也将产生连锁反应,这直接影响到苹果的市场份额。


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预测,长三角地区的封锁将导致苹果第二季度的出货量下降30%~40%。此外,今年全球新iPhone SE的出货量将在1500万至2000万台之间,低于此前预测的2500万至3000万台。


从今年第一季度的数据看,因为经济增速放缓,苹果在中国的iPhone销量已有所下滑。Counterpoint Research的数据则表明,苹果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已在第一季度环比暴跌23%,市场份额也从2021年12月的21.7%降至17.9%。


当然,这种影响还将持续到后续几个月,第二季度的数据或将更为糟糕,因为持续封锁对消费者信心的提振并不友好。根据CNN的计算,目前中国已至少有27个城市实施了全面或部分封锁,影响了多达1.65亿人,31个主要城市的失业率已飙升至创纪录的6%。


实际上,在这一轮奥密克戎疫情肆虐之前,我国的智能手机市场就已经呈现出需求下滑的趋势,Counterpoint Research在数据发布后的一份报告里分析,由于消费者信心疲软以及缺乏刺激消费的新政策,中国的智能手机需求在2022年仍将持续处于平淡期,这对雪上加霜的苹果并不友好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消费预期处于低谷的5、6月,对于许多消费电子品牌供应商来说至关重要。如果产量不能及时增加,以便通过海运运输货物,那么由于后续的港口拥堵,他们极有可能错过欧洲和美国的圣诞假期销售旺季——除非通过空运,但成本可想而知。


印度越南,虎视眈眈

苹果在中国的供应链有其代表性,长期以来,这是中国作为劳动力和装配来源的全球角色的象征,但受到上海和邻近省份严格封锁的严重打击,这增加了这家美国科技巨头可能加速其业务从中国转移的风险。


“我们没有过度依赖中国。”


在公布第一财季业绩数据时,苹果官方口径依旧对其供应链表露出较为乐观的情绪,但现实情况是,该公司在制造方面依旧依赖中国,这种紧密的捆绑关系在新冠疫情和芯片短缺期间让投资者十分头疼。按照首席财务官Luca Maestri透露的数据,苹果第二季度的销售额将减少80亿美元,这相当于失去了整个财季的ipad销量。


在电话会议期间,首席执行官蒂姆·库克(Tim Cook)重申了苹果供应链全球化的立场,包括对美国市场重要性的反复强调,但他同时也暗示了很多信息——如越来越多的芯片是在美国本土生产的,该公司将继续考虑优化产业链,让上下游的供给更加平衡。


彭博社指出,经过上海疫情管控的创伤,苹果必将考虑将更多制造迁出中国。目前,该公司已经从中国境外获得了许多零部件,包括iPhone、iPad、Mac以及其他产品的零部件都来自世界各地,从美国到印度,再到越南再到日本。


分析师认为,目前苹果整个生产周期最大的瓶颈是FATP(final assembly test and pack),这是工厂里最后试验装配和包装环节,苹果旗下绝大多数产品都在中国经历了这一过程。


这是库克自己推崇的一种生产模式,组件从世界各地运到中国,再由中国集中组装。长期以来,这种方法让苹果受益于中国的劳动力和政府政策优势,直接推动了终端消费的快速增长。现在,工厂关闭,运输成本飙升,苹果在中国的FATP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打击,最直接的后果是产能受限,库存减少,最终导致销售额下滑。


实际上,新冠肺炎和芯片危机的影响早在2021年就已显现,苹果因此损失了数十亿美元的销售额。但是当下,疫情的冲击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重,因为乌克兰与俄罗斯的争端又让脆弱的供应链雪上加霜。


库克的解决方案也十分明晰。


嗅觉敏锐的制造商,在一次又一次的断供风波中逐渐悟得“鸡蛋不放在同一个篮子”的重要性,而中国作为苹果华为们昔日最重要的那个“篮子”,也逐渐在地缘政治压力与日俱增、生产成本不断上涨之际,深谙越南、印度等新兴市场未来竞争的残酷。


这直接关乎世界工厂地位的维系。


苹果早在2019年就把Mac Pro的部分组装转移到美国本土,新款Mac Studio的某些配置也转移到马来西亚组装;2020下半年,富士康与和硕等代工公司就被爆出有意愿赴墨西哥建立新工厂,以稀释来自中国大陆的生产风险;就在最近,和硕又被爆出正考虑在越南投资10亿美元的消息,这笔资金将用于当地的产能扩充,目的是减轻突发事件对中国生产带来的压力。


华尔街分析师认为,高达2000亿美元的现金流和强于对手的利润,也给苹果探索多元化供应链提供了资金维度的可能性。


但对于中国来说,情况或将变得更加严峻,爱尔兰、泰国、印度和越南将成为承接FATP的新据点,这些国家正虎视眈眈地关注苹果价值链的更大蛋糕。以印度为例,由于封锁导致中国的物流阻滞,印度的iPhone产量在2022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了50%。


就在最近,有熟悉苹果芯片供给的业内人士还透露,因零部件制造商和设备组装商受疫情的影响,iPhone 14或延迟至10月发布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此前iPhone 13就曾被迫采用了分批上市的市场战略,因此iPhone 14系列的延期也在情理之中,特别是在长三角城市封锁对供应链影响最为严重的当下。

作者:北岸

来源:汽车公社

新闻来源:与非网


返回列表